龙新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论著 >> 王振德:意度精严 气势恢宏
王振德:意度精严 气势恢宏
张龙新山水画感言
新闻类别:艺术论著  阅读 6164 次  发布时间:2007-7-28 16:01:42
意度精严 气势恢宏
——张龙新山水画感言
王振德
    据马宗霍辑《书林藻鉴》记载,宋代苏东坡观赏鲁直书法时曾言:“鲁直小书《尔雅》,以平等作欹侧字,以真实相出游戏法,以磊落人书细碎事,可谓三反”。我观龙新山水画,也有类似感受:其为人朴实,其画风却如长鲸戏海,碧涛腾纹:其处世平和,其画势却似飞龙舞凤,清妙凌云:其举止雍荣,其画意却像璠珠夜光,奇倔烂漫。总之,其画之高超与人之平易适成反差。记得前辈画家常说:“做人贵在老实,作画贵在不老实。”张龙新可谓得其三味。

    笔者感到龙新的作品有四个方面可圈可点。

    一、张龙新山水创作所运用的艺术思维方式颇具开拓性与创造性。面对源远流长的中国山水画的连续性、稳定性和丰富多彩的经典范式,没有陷入食古不化的窠臼,也没有采取回避或否认古贤的姿态,而是立足于中外艺术多元互补的时代高度,以多闻体要、博见善择的精神酌用古今中外。他画的是中国的山川河海及长城景物,用的是中国画的笔墨纸绢,抒发的是中华儿女的当代豪情,但在笔墨表述方式上却有意汲取西画的真实感、体量感和肌理感,从而造成笔墨技巧上的时代创意和独辟溪径的艺术个性。他作画总是意在笔先,挥笔落墨时已是胸有丘壑,或沟或点,皴擦有致,看似略不经心,实际是精心放意而为,传统技法与借鉴西法长处都在其行笔运墨中溶为一体了。他承继先人而能灵活运用,汲取西画决不生硬照搬。将传统的人文气象、现实的时代气象与世界的艺术气象溶入个人表情达意的笔墨水色之中,使自己创作的心灵旋律合乎时代脉动的节拍。

    二、张龙新山水画艺术一直将古老的长城作为创作母体。十数年来一直围绕长城题材进行写生和创作。这使他的山水创作与当前单纯延续传统型的笔墨派和丘壑派有所不同,也与当前漠视传统的写生派及西化派迥然有别。他的山水作品既属于主题性的现实主义创作,也属于人文化的经典景物的艺术结晶。他多次从八达岭出发,顺延长城巨龙般身躯,翻山越岭,登台攀塞,长城给予龙新无穷的灵感和力量,同时也给他带来一定的社会影响。他于2002年秋在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大厦展出的《长城组画》将万里长城的著名景点荟萃为三十六幅画图,一景一图,似断实连,或方或长,或横或竖,以通高两米的巨幅赫然张挂于大厦的展厅之中,使各国友人瞻仰中华民族为人类历史创造的辉煌奇迹亘古常新伟业,也使观众领略张龙新这样的中华儿女的精神风貌和艺术襟抱。这一《长城组画》被中央美术学院薛永年教授誉为“迄今为止讴歌长城的佳作”。

    三、张龙新在山水创作中运用自己发现的“变焦透视”原理。应该说,中国画与西洋画分属于不同的视觉艺术体系。中国画为东方绘画的代表,在运用视觉审美方面堪称典范。与西洋画注重肉眼科学观物的焦点透视法则不同,中国画家往往按照艺术创作的需要随意经营,南朝谢赫论画六法中有“经营位置”之论,清方薰《山景居画论》有“意象经营”之说,近现代国画家则谓之“散点透视”。对于中国山水画的透视方法,似以北宋郭熙《林泉高致》提出的“三远法”影响最大:“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颠,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这是从肉眼观山的科学角度提出来的,但运用于具体的一幅创作中同时运用三种视觉角度,仍与西洋画的焦点透视法则相异。龙新在学画之初,就同时学习西洋画和中国画,对焦点透视和散点透视均有很深入的理解与体悟,这使他的山水画构图灵活丰富。世纪之交,龙新在大量山水画创作中,逐渐感悟到山水创作应从各方面加强时代感,应以当代科学发展观提升山水创作的艺术内涵和人文高度。他在长期创作经验与艺术思索中,忽然联想到日常摄像时运用摄像机的变焦原理,一下子将山水拉近眼前,同时又可以一层一层地将山水景象推上去或移过来,从而将中国古老“意象经营”增添了科学成分,使“散点透视”有了变焦的依据。这一发现,即不同于西洋“焦点透视”的单一,也不同于中国传统“意象经营”的散漫,而是将西洋近于科学化的“焦点透视”与中国传统的偏于意象化的“散点透视”联系到现代摄像的纽带上,从而发现了第三种透视法则,即“变焦透视”,事实上,当代使用摄像机之后,电影电视和广告上不时出现那种夸饰近景、辖制中景、远景的镜头,张龙新首次将摄像机摄制景物的艺术效应挪移到山水画创作方面,进一步丰富了山水画的表现技法,为中国山水画向当代艺术转型荣立新功。对于“变焦透视”的学术定义、艺术价值及系统阐述,还有待于美术界学者与画家们广泛关注与研究,也有待于龙新本人在理论与创作中进一步充实完善,笔者在此只是个人点滴感受而已

    四、张龙新山水画在赋色上也有显著的特点。上世纪八十年代功习水墨山水画,对浅绛山水技法颇多探究。而后追溯近现代黄宾虹乃至历代意笔山水画家笔法,打下了扎实的笔墨根基。近十年随着眼界的扩大和阅历的丰富,逐步突破古香古色的藩篱,从长城系列与海滩系列的山水创作中找到了自己赋色的基调,即是以自调的蠋赭黄、金黄、新绿、暗绿等独特色彩为特征,与传统的浅绛山水、青绿山水有所差异,出现了勃然生机和盎然新意,折射出地貌特征与传统笔墨相互交融的气象。所以《金秋八达岭》、《龙脊》、《箭扣飞云》、《春韵关山》、《上善若水》、《大漠湾》、《台湾野柳》等精品皆在墨色浑化中洋溢出时代的新鲜气息,给观者以前所未有的和谐清爽之感。

    宋代王安石《游褒禅山记》云:“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张龙新所创作的山水画,特别是他长城系列与海滩系列的山水画,兼融传统性、时代性、独特性与一体,并以其常新母题、新颖构思、新奇视角和新艳色泽而受到美术界同仁的认同与关注。

                                                    2007年1月28日于天津美术学院
龙新网版权所有   给我留言

京ICP备08005435号 |